zui酷

白日梦(一)

啧,身子好沉啊。


嘟哝一句,床上的人翻了个身,两只手随性地重叠在一侧,不想上班不想上班,啊,反正也没有准时过,国木田又要骂了呢。


光从帘缝打进来,灰蓝的水光在清晨中漾似地流转,苏醒的人不情愿地张开眼睑,迷糊盯了天花板几秒钟,突然彻底睁开了眼睛。


等等,这是哪啊。




太宰治忙不及翻下床,赤着脚满屋子里找镜子,镜像中,里头清晰分明映着一位发色深蓝,面目随时可以做一个嘲讽脸表情的青年男子,可能他还有点近视,太宰治不得不贴着镜子才能看清楚自己现在的面貌。


开什么玩笑,这是谁啊,怎么睡一觉还换了张脸了呢。哎呀等等,我这脸没了,喜欢我的小姐姐不是就伤心死了吗,唉我这个人怎么突然就罪孽深重了呢。


想得超级忧伤的太宰治在观察自己的短短几分钟里其实已经接受自己变了个人的事实。是的,不只是换了张脸,在站起来的一瞬明显感受到来自不同身高层次的空气的差异使得太宰真真切切明白自己现在不是在原来的躯体里,呵,一觉变矮真刺激。


看完镜子的太宰治悠哉晃回床铺,拿起床柜上的眼镜上下打量几番,无力感地往脸上一卡,果然视线清晰许多。


滴滴——滴滴——


同在床柜的手机这时叫嚣起来,上面最显眼有着一行文字,十一点半,接美咲吃饭。




美咲?哈?


完全陌生的世界呢,太宰想,索性这具身体的记忆还没有消失,太宰治努力接收,总算搞清楚了这个世界的情况以及这具身体姓甚名谁。


这小子倒做了和我一样的事。把自己放在至高点,纯良人士一般的太宰治就着头脑里记忆,做阅读理解似的大段大段圈点勾画本体的曾经。可是理由怎么就那么丢脸呢。话说你吃味那个美咲对什么周防尊的仰慕,你直接跟人说不就行了吗,非得那么中二地搞叛变,结果人家也不认同你,活脱脱刷负好感度还天天鼻子朝天牛逼哄哄阴阳怪气喊人家。哈,这是你命好那人不是真想打你,要是中也那暴脾气,你还真不知道得镶进墙里面多少次,啧啧。


说起中也,纯良人士歪歪脑袋,和八田美咲都是一头橘发呢。


瘫在床上一遍遍重塑心态的大龄青年很快就把时间磨到他该出发的时候。




站在酒吧的门口,街面上玻璃反射出来者衣冠楚楚的样貌。衣服,没问题,头发,没问题,眼镜,没问题,钱……嗯,这是最没问题的了。


太宰治不禁想在心里给自己花式比心打个满分,这个世界他所待的这具躯体,工作待遇高,合法程度高,退休福利高,连怎么对待上司的自由度也高,诶你说说,都是搞异能的,怎么这个世界人就都合法生活还为政府工作,不说港黑,侦探社特务所都真不能跟这里的比,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唉城市套路深,我想回农村。


十分准时的,十一点半秒针刚过,酒吧门口一位橘发带帽,手拿滑板,表情尴尬劝店里要送行的人快进去然后飞快关上店门的青年步伐犹豫地向太宰走来。


那个,猴……猴子。


这个身子的绰号。


美咲想说什么吗。


挣扎的表情覆在脸上,名唤八田美咲的开口道,哈哈,猿比古,我,啊我今天突然有事,你也知道酒吧忙的是吧,我想我们今天就不去吃饭了吧,下次,下次再约,行吗?


啊,这样,被问者回答道,美咲说什么都是可以的嘛,我怎么会不同意呢,那好吧,下次再约美咲好了。


各怀鬼胎的二人两个方向背向离去。




你不是八田美咲!


你不是伏见猿比古!




不出几步,分手的两人瞪大眼睛回头质疑,身份的暴露在太阳下明晃晃的一览无遗。


青鲭!


蛞蝓!




身份的再次暴露无意地,撕开了这个世界新的一天。




糟糕透了,啊,真是糟糕透了。


窝在沙发仰躺像个咸鱼一样的太宰治碎碎叨叨地表达对同屋人的嫌弃,耐着性子的中原中也忍了又忍,终于爆发猛拍了桌子。


怎么?你以为我想看到你吗!


明明是中也那么拙劣的演技让人一眼就知道你不是八田美咲的好吗,咸鱼先生推了推眼镜,就是不会应付这个世界的人,起码不要上来就拒绝嘛。如果不是我躺在这个身体里,中也现在肯定是会被这个世界的异能者们追杀呢。


哈?橘发青年竖起眉毛,你也好意思说,按我脑袋里的记忆,伏见猿比古可不是你那种招蜂引蝶肚子里一流花花肠子,一张口恨不得天底下都知道你是个温柔体贴风流倜傥命运多舛的那种人,如果不是你刚才回我的话,我怎么可能一眼就知道换人了!


这么说我的装扮是很没问题的喽?


喂你重点是不是抓的太偏了!


中也。太宰抓住中原扔过来的抱枕,既然你和我都来了,说不定还有其他人的哦。


你发现武装侦探社的人了?


那倒没有。太宰神算子治摊摊手,我还没上班,早上到现在就见过你一个人,我怎么知道有没有别人过来。


青鲭,说点有用不好吗。


场面沉默,气氛一度十分尴尬。




中原中也敲了敲暖桌,海蓝的眼珠晃了晃,是异能吗。


应该不是,太宰答道,你干嘛说这个自己都不信的答案呢,难道中也那丁点的脑筋受这里的影响已经打算让我用这个世界伏见的口气说,笨蛋美咲,才不是呢,这样嘛。


嘁,烦人的家伙。


无聊的太宰抽出随身带的小刀,看着红光浮在锋利的刀上,想到什么似的轻轻一笑,刹那间刀便直朝中也的方向投掷过去。盘坐的中原中也撤下手臂,应急反应捡过身旁的棍子就势一挡,可惜不熟练的手法致使还是被红光下的利刃划下血痕。


喂!这时候你闹什么内讧。


嘛,分明是很好玩的游戏嘛。太宰笑得人畜无害的样子,同样氏族的可以破了对方的防御,不同氏族却不得近身,哈哈,中也,是一个很好玩的异能呢。


太宰,中也突然正了脸色,别告诉我,你是根本没打算回去。


唔?这里不好吗?清秀的脸庞肆意开怀,高额的工资,优越的身份,充足的自由,以及,别人对自己不必要却乐得接受的照顾,我是找不出理由我为什么要回去。比起蛞蝓不懂逢迎作假的性格,几天时间足够我接受这里的一切了,扮演一个他们心里像样的伏见猿比古,我想……不是轻而易举的嘛。


话语间,黑色的阴影似乎笼罩上太宰治的一言一行,曾经辛辣狠毒不择手段令整个黑世界闻风丧胆的双黑之一像是又一次复活,且比之前,有过之而无不及。




哇呜——


谁料才营造好黑暗气氛的太宰治下一瞬就被不管哪个世界都是曾经搭档的中原中也压在身下狠狠揍上一拳。


我看你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了是吧,给点染料你当窜天猴还放上天可给你了不得了,戏演上瘾了想发展副业给你加钱吗?


戏精!


被打的太宰一脸委屈,可论直杠,他也是不管哪个世界都打不过中原武斗派中也。


适当的玩笑不是活跃气氛的嘛,中原直男癌中也活该你单身!

#重来

评论(3)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