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8

有缘再见
谢谢喜欢´・ᴗ・`

恋爱那些小事

3000+一发完*

无聊求撩*




中原中也最近有点烦。

按理说不该。想他中原中也,豪车无数,佳酿满窑,位极黑手党五大干部之一,怎么想这怎么都该做梦笑出声来。

哦,还有。中原中也最近还找到了心仪之人,两人恋情已步入轨道,和和美美羡煞黑手党一众。但这问题,出就出在中原的恋人,芥川龙之介身上。


芥川龙之介,外号无心恶犬,曾师从已逃叛的黑手党干部,太宰治。

芥川本性贼倔,当初为了得到太宰治的认可硬生生拖着病弱的身子进行了一次又一次高压的训练,本就极白的面色变得一点血色都没有,中原中也路过看过一眼,嘴咂吧一下于心不忍。但他当时没理由管这档事,师傅教徒弟,徒弟乐得学,正如周瑜打黄盖,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他中原中也能说什么?干脆眼不见心不烦,最多在下次与太宰治对打的时候,下手重点,为那孩子报点仇。

后来,太宰治逃叛走了,留下了他前搭档中原中也和被折磨得不成样子的芥川龙之介。许是带点同病相怜,中原中也接管了芥川。第一次正面对视的时候,中原中也心里发憷,这孩子眼里怎么漆黑成这样,只怕把太阳扔进这眼珠子也点不着半点火星。

中原中也性软,用他师傅尾崎红叶的评价,这点慈心迟早误事。中原算是想对芥川好了,平日人前人后关心他身体,老烟枪的本质在芥川面前也收敛不少。

一日,尾崎红叶递一摞文件给中原中也,神色古怪地问道,中也啊,你对芥川挺仔细的啊。

中原中也抬头一笑,那孩子小,我多照应照应不是应该的嘛。再说,他前头又是摊上那么个倒霉师傅,再没个终极关怀,上头不怕人孩子长歪啊。

尾崎手指微曲,轻敲中也脑门,别跟我耍滑头。说,是不是喜欢芥川?

红叶姐,我哪能啊。

尾崎红叶眯着眼盯了会儿中原中也,然后鼻音哼了一声,谅你是不敢骗我的。这便好,回头儿我把下头儿人敲打一遍。你说你这干部当的什么样,底下他们说什么,你合着都不知道啊?

中原中也一头雾水,好奇道,说了什么?

说你正可劲儿要把芥川追到手呢。尾崎红叶不无无奈地对中原中也解释,她转过中原的桌子,边说边向房门走去,既你自己也澄清了,我也告诉芥川去,不然人孩子对着你也不知所措。呵,要太宰还在这儿,你估计能早些被他闹腾得知道。

等一下。中原中也急急地喊住快要离开的尾崎红叶,这件事让我再想想,让我再想想。

中原中也到现在也忘不了那日尾崎红叶对他眼神中的鄙夷。可即便如此,中原还是很感谢当时的自己,不然他现在也追不上芥川不是?


自那日被红叶提醒后,中原中也怎么看怎么觉得自己喜欢芥川是有那么一回事。不喜欢,你天天问人家伙食?不喜欢,你看人家穿少了就发火?不喜欢,你老把人家任务跟你排在一起,就怕他为了像那什么倒霉太宰治证明自己能力冲锋陷阵把自己搞嗝屁了?不喜欢……不喜欢,你哪记得那么多事。

中原中也得意地吹了个口哨,对自己的心意确定了十分,可不,我喜欢。

喜欢,那咱就得把追到手,砸下金山银山,中原中也也要将芥川给迎回来。

此后的殷切便更勤了。


芥川龙之介虽被叫无心之犬,却也是人而非犬畜。原先他原以为中也先生是因他身体不好遂对他多加照拂罢,可后来事态的发展,芥川想自欺也不能。

芥川龙之介又一次在总部门口见着原本早该下班的中原中也的车,他走下台阶,敲了敲玻璃窗,中也先生,您没走?

中原中也听着歌闭目养神,听到声响后,他笑着摇下车窗,不急,你才下班?

中也先生,您有什么话,可以直接跟在下说。

芥川拉开车门,坐上副驾驶。

中原中也沉吟片刻,转头看向芥川,湛蓝的瞳色映有车顶灯光的微亮,闪烁出异常真挚的明亮,我喜欢你。又觉不够,急追加句,我没骗你。

芥川漆黑的眼眸颤有微动,他暗暗在手下发力,才生出勇气回答中原中也,这件事,在下知道。

空气有一瞬的凝滞,但中原中也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他此前就多次设想,若走到这步如何,弯弯曲曲的应对方案没个一千也有几百,可现下他却一个都不想用。对付芥川,只能打直球。

那,你的回答是?

芥川坐在车右一动不动,中原中也自问出口后,这心便浮上嗓子眼,唯盼望那两片嘴皮尽快蹦出是或不是一二字来,好把那心搁回肠子。

在下。

心跳又漏一拍。

在下自是与中也先生同心的。

中原中也那颗胀大的心,原在时间的静默中一点一点被扎孔漏气,可这芥川的话恍有女娲补天之效,把中原中也的心补了十足十。

中原中也兴冲冲问道,你,你是答应了?

芥川拉出安全带系好乖巧地坐在副驾驶上,在下从不失言。

和静的声音在车厢中还未散开,芥川又开口,何况在下又并非不知中也先生的右座不载人。

中原中也暗叹,无形撩汉,最为致命。


好个中原中也。

常言道人生四大赏心悦事,久旱逢甘霖,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他中原中也有车有房,位高权重,如今连恋爱也谈上了,不可谓不是天下第一畅快人。刚开始的日子,中原中也确实身心舒畅,可时间一长,中也心里倒有些若有所失。

他总觉得芥川不那么喜欢自己。二人平日的相处,仿佛是跳过了浓情蜜意的热恋,直接步入老夫老妻式的平淡。

中原中也跟尾崎红叶提过一次,没讨到安慰反被骂了一顿,该得你!当初是谁跟我讲就喜欢芥川那股子稳当劲儿了?你要想刺激,怎么不去找太宰来段蓝色生死恋啊?日子能好好过就好好过,别吃锅望盆的,哪天折腾得后悔了,你上哪儿再求这么个真心待你的人。

中原中也挨骂时自是连连点头,一副虚心受教的样子,但他心里犯嘀咕,我不是嫌芥川闷啊。我只是不知道他心里有我多少。

其实这也不怪芥川龙之介。他本就是行动派,偶尔的嘴炮属性还用在了怼侦探社的外号人虎的中岛敦身上。平时沉默寡言,有什么心思都直接做了出来,为人认真严谨,对中原中也更不会随便闹个什么脾气,恃宠而骄。

可人谁没个虚荣心。中原中也也希望芥川能为自己吃吃醋,使使小性子什么的,这样他好故作烦恼,向别人请教如何哄生气的伴侣。

恋爱难免需要酸甜苦辣,倘或一直波澜不惊,饶是心理再强大的人也该发虚,怕那恋人心里早没了自己。


这天,中原中也送芥川先回家,然后自己前去属下开的庆功会。芥川不喜欢人多,加之一杯倒的体质,大家也便不勉强芥川出席。

是夜,中原中也摸着黑回到他与芥川同居的屋子,想起最近的心事,中原中也烦闷地走到阳台抽根烟。

吞云吐雾之际,侧拉门突然被拉开。

中原中也疑惑地问道,怎么,是不是吵到你了?

芥川看向中也手中的烟,淡淡地说道,夜深了,中也先生不睡吗?

中原中也弹下烟灰,我刚回来,还不困。你快进去吧,外面风大待会儿着凉。

芥川直勾勾盯着中原中也,不劝也不答。对视几秒,中原中也啧了一声,抬手按灭烟头,自败下阵,好好,我回去睡。

进了屋子,中原中也熟练地拢了拢芥川身上披的外套,颇无奈道,你跟我在外面干什么,嗯?

芥川没回话,转身去厨房端来一碗褐色的汤水,醒酒汤,明天还要上班。

中原中也也不接,光看那药。芥川不解,自己先抿一口,不苦。

中原中也噗嗤笑出声来,他好笑地指着自己,你以为我不喝是因为怕苦?

不然呢。

中原中也心里又甜又涩,似是所有味道都从这肺腑过了一遍,他拿下汤碗,一口饮尽,木桌随碗掷下发出一声闷响。

看来太宰以前没少在你面前损我。

我酒量不至于这么差啦。中原中也平静地说,还有,我好歹是个干部,明天就是不想上班给自己放一天假又有什么。

您不会。

中原中也没辙地看着芥川一脸认真的表情,不欲因这种事跟芥川较真,他拉着芥川一路关灯,一路走向卧室,是是是,我不会。

快到卧室时,中原中也忽感到手上有一股逆向的拉力,他转头看向芥川,眼神问他怎么。

只见后者乌黑的眼珠沾上点月辉的净白,于暗中波动出层层涟漪。

酒的事,不是太宰先生说过才做的。

少年抬头,眸中水光流转,是我在,关心您。

夜仍在静谧,黑暗之中,唯两颗心脏一下两下,噗咚噗咚。


评论(1)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