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8

有缘再见
谢谢喜欢´・ᴗ・`

中原中也中心 只喜欢这小伙子 不带cp捆绑 他跟谁组我都开心 实力宠中 努力蜕变画写手 不再打cptag 交流障碍正在改 目标是要变成一个可爱的人比心

恋爱那些小事

3000+一发完*

无聊求撩*




中原中也最近有点烦。

按理说不该。想他中原中也,豪车无数,佳酿满窑,位极黑手党五大干部之一,怎么想这怎么都该做梦笑出声来。

哦,还有。中原中也最近还找到了心仪之人,两人恋情已步入轨道,和和美美羡煞黑手党一众。但这问题,出就出在中原的恋人,芥川龙之介身上。


芥川龙之介,外号无心恶犬,曾师从已逃叛的黑手党干部,太宰治。

芥川本性贼倔,当初为了得到太宰治的认可硬生生拖着病弱的身子进行了一次又一次高压的训练,本就极白的面色变得一点血色都没有,中原中也路过看过一眼,嘴咂吧一下于心不忍。但他当时没理由管这档事,师傅教徒弟,徒弟乐得学,正如周瑜打黄盖,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他中原中也能说什么?干脆眼不见心不烦,最多在下次与太宰治对打的时候,下手重点,为那孩子报点仇。

后来,太宰治逃叛走了,留下了他前搭档中原中也和被折磨得不成样子的芥川龙之介。许是带点同病相怜,中原中也接管了芥川。第一次正面对视的时候,中原中也心里发憷,这孩子眼里怎么漆黑成这样,只怕把太阳扔进这眼珠子也点不着半点火星。

中原中也性软,用他师傅尾崎红叶的评价,这点慈心迟早误事。中原算是想对芥川好了,平日人前人后关心他身体,老烟枪的本质在芥川面前也收敛不少。

一日,尾崎红叶递一摞文件给中原中也,神色古怪地问道,中也啊,你对芥川挺仔细的啊。

中原中也抬头一笑,那孩子小,我多照应照应不是应该的嘛。再说,他前头又是摊上那么个倒霉师傅,再没个终极关怀,上头不怕人孩子长歪啊。

尾崎手指微曲,轻敲中也脑门,别跟我耍滑头。说,是不是喜欢芥川?

红叶姐,我哪能啊。

尾崎红叶眯着眼盯了会儿中原中也,然后鼻音哼了一声,谅你是不敢骗我的。这便好,回头儿我把下头儿人敲打一遍。你说你这干部当的什么样,底下他们说什么,你合着都不知道啊?

中原中也一头雾水,好奇道,说了什么?

说你正可劲儿要把芥川追到手呢。尾崎红叶不无无奈地对中原中也解释,她转过中原的桌子,边说边向房门走去,既你自己也澄清了,我也告诉芥川去,不然人孩子对着你也不知所措。呵,要太宰还在这儿,你估计能早些被他闹腾得知道。

等一下。中原中也急急地喊住快要离开的尾崎红叶,这件事让我再想想,让我再想想。

中原中也到现在也忘不了那日尾崎红叶对他眼神中的鄙夷。可即便如此,中原还是很感谢当时的自己,不然他现在也追不上芥川不是?


自那日被红叶提醒后,中原中也怎么看怎么觉得自己喜欢芥川是有那么一回事。不喜欢,你天天问人家伙食?不喜欢,你看人家穿少了就发火?不喜欢,你老把人家任务跟你排在一起,就怕他为了像那什么倒霉太宰治证明自己能力冲锋陷阵把自己搞嗝屁了?不喜欢……不喜欢,你哪记得那么多事。

中原中也得意地吹了个口哨,对自己的心意确定了十分,可不,我喜欢。

喜欢,那咱就得把追到手,砸下金山银山,中原中也也要将芥川给迎回来。

此后的殷切便更勤了。


芥川龙之介虽被叫无心之犬,却也是人而非犬畜。原先他原以为中也先生是因他身体不好遂对他多加照拂罢,可后来事态的发展,芥川想自欺也不能。

芥川龙之介又一次在总部门口见着原本早该下班的中原中也的车,他走下台阶,敲了敲玻璃窗,中也先生,您没走?

中原中也听着歌闭目养神,听到声响后,他笑着摇下车窗,不急,你才下班?

中也先生,您有什么话,可以直接跟在下说。

芥川拉开车门,坐上副驾驶。

中原中也沉吟片刻,转头看向芥川,湛蓝的瞳色映有车顶灯光的微亮,闪烁出异常真挚的明亮,我喜欢你。又觉不够,急追加句,我没骗你。

芥川漆黑的眼眸颤有微动,他暗暗在手下发力,才生出勇气回答中原中也,这件事,在下知道。

空气有一瞬的凝滞,但中原中也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他此前就多次设想,若走到这步如何,弯弯曲曲的应对方案没个一千也有几百,可现下他却一个都不想用。对付芥川,只能打直球。

那,你的回答是?

芥川坐在车右一动不动,中原中也自问出口后,这心便浮上嗓子眼,唯盼望那两片嘴皮尽快蹦出是或不是一二字来,好把那心搁回肠子。

在下。

心跳又漏一拍。

在下自是与中也先生同心的。

中原中也那颗胀大的心,原在时间的静默中一点一点被扎孔漏气,可这芥川的话恍有女娲补天之效,把中原中也的心补了十足十。

中原中也兴冲冲问道,你,你是答应了?

芥川拉出安全带系好乖巧地坐在副驾驶上,在下从不失言。

和静的声音在车厢中还未散开,芥川又开口,何况在下又并非不知中也先生的右座不载人。

中原中也暗叹,无形撩汉,最为致命。


好个中原中也。

常言道人生四大赏心悦事,久旱逢甘霖,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他中原中也有车有房,位高权重,如今连恋爱也谈上了,不可谓不是天下第一畅快人。刚开始的日子,中原中也确实身心舒畅,可时间一长,中也心里倒有些若有所失。

他总觉得芥川不那么喜欢自己。二人平日的相处,仿佛是跳过了浓情蜜意的热恋,直接步入老夫老妻式的平淡。

中原中也跟尾崎红叶提过一次,没讨到安慰反被骂了一顿,该得你!当初是谁跟我讲就喜欢芥川那股子稳当劲儿了?你要想刺激,怎么不去找太宰来段蓝色生死恋啊?日子能好好过就好好过,别吃锅望盆的,哪天折腾得后悔了,你上哪儿再求这么个真心待你的人。

中原中也挨骂时自是连连点头,一副虚心受教的样子,但他心里犯嘀咕,我不是嫌芥川闷啊。我只是不知道他心里有我多少。

其实这也不怪芥川龙之介。他本就是行动派,偶尔的嘴炮属性还用在了怼侦探社的外号人虎的中岛敦身上。平时沉默寡言,有什么心思都直接做了出来,为人认真严谨,对中原中也更不会随便闹个什么脾气,恃宠而骄。

可人谁没个虚荣心。中原中也也希望芥川能为自己吃吃醋,使使小性子什么的,这样他好故作烦恼,向别人请教如何哄生气的伴侣。

恋爱难免需要酸甜苦辣,倘或一直波澜不惊,饶是心理再强大的人也该发虚,怕那恋人心里早没了自己。


这天,中原中也送芥川先回家,然后自己前去属下开的庆功会。芥川不喜欢人多,加之一杯倒的体质,大家也便不勉强芥川出席。

是夜,中原中也摸着黑回到他与芥川同居的屋子,想起最近的心事,中原中也烦闷地走到阳台抽根烟。

吞云吐雾之际,侧拉门突然被拉开。

中原中也疑惑地问道,怎么,是不是吵到你了?

芥川看向中也手中的烟,淡淡地说道,夜深了,中也先生不睡吗?

中原中也弹下烟灰,我刚回来,还不困。你快进去吧,外面风大待会儿着凉。

芥川直勾勾盯着中原中也,不劝也不答。对视几秒,中原中也啧了一声,抬手按灭烟头,自败下阵,好好,我回去睡。

进了屋子,中原中也熟练地拢了拢芥川身上披的外套,颇无奈道,你跟我在外面干什么,嗯?

芥川没回话,转身去厨房端来一碗褐色的汤水,醒酒汤,明天还要上班。

中原中也也不接,光看那药。芥川不解,自己先抿一口,不苦。

中原中也噗嗤笑出声来,他好笑地指着自己,你以为我不喝是因为怕苦?

不然呢。

中原中也心里又甜又涩,似是所有味道都从这肺腑过了一遍,他拿下汤碗,一口饮尽,木桌随碗掷下发出一声闷响。

看来太宰以前没少在你面前损我。

我酒量不至于这么差啦。中原中也平静地说,还有,我好歹是个干部,明天就是不想上班给自己放一天假又有什么。

您不会。

中原中也没辙地看着芥川一脸认真的表情,不欲因这种事跟芥川较真,他拉着芥川一路关灯,一路走向卧室,是是是,我不会。

快到卧室时,中原中也忽感到手上有一股逆向的拉力,他转头看向芥川,眼神问他怎么。

只见后者乌黑的眼珠沾上点月辉的净白,于暗中波动出层层涟漪。

酒的事,不是太宰先生说过才做的。

少年抬头,眸中水光流转,是我在,关心您。

夜仍在静谧,黑暗之中,唯两颗心脏一下两下,噗咚噗咚。


梦一场2

短篇且日更且自由少女*

下章见家长打括号*

自嗨爽文对比差*




糟糕透了,啊,真是糟糕透了。

窝在沙发仰躺像个咸鱼一样的太宰治碎碎叨叨地表达对同屋人的嫌弃,耐着性子的中原中也忍了又忍,终于爆发猛拍了桌子。

怎么?你以为我想看到你吗!

明明是中也那么拙劣的演技让人一眼就知道你不是八田美咲的好吗,咸鱼先生推了推眼镜,就是不会应付这个世界的人,起码不要上来就拒绝嘛。如果不是我躺在这个身体里,中也现在肯定是会被这个世界的异能者们追杀呢。

哈?橘发青年竖起眉毛,你也好意思说,按我脑袋里的记忆,伏见猿比古可不是你那种招蜂引蝶肚子里一流花花肠子,一张口恨不得天底下都知道你是个温柔体贴风流倜傥命运多舛的那种人,如果不是你刚才回我的话,我怎么可能一眼就知道换人了!

这么说我的装扮是很没问题的喽?

喂你重点是不是抓的太偏了!

中也。太宰抓住中原扔过来的抱枕,既然你和我都来了,说不定还有其他人的哦。

你发现武装侦探社的人了?

那倒没有。太宰神算子治摊摊手,我还没上班,早上到现在就见过你一个人,我怎么知道有没有别人过来。

青鲭,说点有用不好吗。

场面沉默,气氛一度十分尴尬。



中原中也敲了敲暖桌,海蓝的眼珠晃了晃,是异能吗。

应该不是,太宰答道,你干嘛说这个自己都不信的答案呢,难道中也那丁点的脑筋受这里的影响已经打算让我用这个世界伏见的口气说,笨蛋美咲,才不是呢,这样嘛。

嘁,烦人的家伙。

无聊的太宰抽出随身带的小刀,看着红光浮在锋利的刀上,想到什么似的轻轻一笑,刹那间刀便直朝中也的方向投掷过去。盘坐的中原中也撤下手臂,应急反应捡过身旁的棍子就势一挡,可惜不熟练的手法致使还是被红光下的利刃划下血痕。

喂!这时候你闹什么内讧。

嘛,分明是很好玩的游戏嘛。太宰笑得人畜无害的样子,同样氏族的可以破了对方的防御,不同氏族却不得近身,哈哈,中也,是一个很好玩的异能呢。

太宰,中也突然正了脸色,你别告诉我,你是根本没打算回去吧。

唔?这里不好吗?清秀的脸庞肆意开怀,高额的工资,优越的身份,充足的自由,以及,别人对自己不必要却乐得接受的照顾,我是找不出理由我为什么要回去。比起蛞蝓不懂逢迎作假的性格,几天时间足够我接受这里的一切了,扮演一个他们心里像样的伏见猿比古,我想……不是轻而易举的嘛。

话语间,黑色的阴影似乎笼罩上太宰治的一言一行,曾经辛辣狠毒不择手段令整个黑世界闻风丧胆的双黑之一像是又一次复活,且比之前,有过之而无不及。



哇呜——

谁料才营造好黑暗气氛的太宰治下一瞬就被不管哪个世界都是曾经搭档的中原中也压在身下狠狠揍上一拳。

我看你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了是吧,给点染料你当窜天猴还放上天可给你了不得了,戏演上瘾了想发展副业给你加钱吗戏精?

被打的太宰一脸委屈,可论直杠,他也是不管哪个世界都打不过中原武斗派中也。

适当的玩笑不是活跃气氛的嘛,中原直男癌中也活该你单身!



梦一场1

短篇且日更且失踪少女*

无逻辑爽*

嗑得就是嗨*




啧,身子好沉啊。

嘟哝一句,床上的人翻了个身,两只手随性地重叠在一侧,不想上班不想上班,啊,反正也没有准时过,国木田又要骂了呢。

光从帘缝打进来,灰蓝的水光在清晨中漾似地流转,苏醒的人不情愿地张开眼睑,迷糊盯了天花板几秒钟,突然彻底睁开了眼睛。

等等,这是哪啊。


太宰治忙不及翻下床,赤着脚满屋子里找镜子,镜像中,里头清晰分明映着一位发色深蓝,面目随时可以做一个嘲讽脸表情的青年男子,可能他还有点近视,太宰治不得不贴着镜子才能看清楚自己现在的面貌。

开什么玩笑,这是谁啊,怎么睡一觉还换了张脸了呢。哎呀等等,我这脸没了,喜欢我的小姐姐不是就伤心死了吗,唉我这个人怎么突然就罪孽深重了呢。

想得超级忧伤的太宰治在观察自己的短短几分钟里其实已经接受自己变了个人的事实。是的,不只是换了张脸,在站起来的一瞬明显感受到来自不同身高层次的空气的差异使得太宰真真切切明白自己现在不是在原来的躯体里,呵,一觉变矮真刺激。

看完镜子的太宰治悠哉晃回床铺,拿起床柜上的眼镜上下打量几番,无力感地往脸上一卡,果然视线清晰许多。

滴滴——滴滴——

同在床柜的手机这时叫嚣起来,上面最显眼有着一行文字,十一点半,接美咲吃饭。


美咲?哈?

索性这具身体的记忆还没有消失,太宰治努力接收,总算搞清楚了这个世界的情况以及这具身体姓甚名谁。

完全陌生的世界呢,太宰想,不过这小子倒做了和我一样的事,可是理由怎么就那么丢脸呢。话说你吃味那个美咲对什么周防尊的仰慕,你直接跟人说不就行了吗,非得那么中二地搞叛变,结果人家也不认同你,活脱脱刷负好感度还天天鼻子朝天牛逼哄哄阴阳怪气喊人家。哈,这是你命好那人不是真想打你,要是中也那暴脾气,你还真不知道得镶进墙里面多少次,啧啧。

把自己放在至高点,纯良人士一般的太宰治就着头脑里记忆,做阅读理解似的大段大段圈点勾画本体的曾经。说起中也,纯良人士歪歪脑袋,和八田美咲都是一头橘发呢。

瘫在床上一遍遍重塑心态的大龄青年很快就把时间磨到他该出发的时候。


站在酒吧的门口,街面上玻璃反射出来者衣冠楚楚的样貌。衣服,没问题,头发,没问题,眼镜,没问题,钱……嗯,这是最没问题的了。

太宰治不禁想在心里给自己花式比心打个满分,这个世界他所待的这具躯体,工作待遇高,合法程度高,退休福利高,诶你说说都是搞异能的,怎么这个世界人就都合法生活还为政府工作,不说港黑,侦探社特务所是真不能跟这里的比,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唉城市套路深,想要回农村。

十分准时的,十一点半秒针刚过,酒吧门口一位橘发带帽,手拿滑板,表情尴尬劝店里要送行的人快进去然后飞快关上店门的青年步伐犹豫地向太宰走来。

那个,猴……猴子。

这个身子的绰号。

美咲想说什么吗。

挣扎的表情覆在脸上,名唤八田美咲的开口道,哈哈,猿比古,我,啊我今天突然有事,你也知道酒吧忙的是吧,我想我们今天就不去吃饭了吧,下次,下次再约,行吗?

啊,这样,被问者回答道,美咲说什么都是可以的嘛,我怎么会不同意呢,那好吧,下次再约美咲好了。

各怀鬼胎的二人两个方向背向离去。

你不是八田美咲!

你不是伏见猿比古!


不出几步,分手的两人瞪大眼睛回头质疑,身份的暴露在太阳下明晃晃的一览无遗。

青鲭!

蛞蝓!


身份的再次暴露无意地,撕开了这个世界新的一天。